主页 > 综合报道 >

第一章 文化艺术

编辑:小豹子/2018-07-17 18:53

  第一章 文化艺术

  攀枝花是人类活动较早的地区之一。早在黄帝时代,中原文化即已传播至若水(雅砻江)流域,留有大量古迹遗踪。各族人民生息繁衍于此,“南方丝绸之路”上,曾创造了多姿多彩的文化。但由于地处偏僻,经济文化发展迟缓,长期被视为“不毛之地”。解放后,人民政府有计划地发展山区的经济文化,面貌逐渐改观。

  攀枝花工业基地建设初期,不通车、不通电、不通水,连《四川日报》也要6天才能送达,文化生活非常单调。经过21年的艰苦创业,文化组织和设施均已初具规模。俱乐部、影剧场(院)、文化馆(站)已建成80多个,城市群众文娱活动由露天转入室内;文联及文艺协会相继建立,文艺队伍日益壮大;6个专业和业余的戏剧、歌舞演出团体几经调整,逐渐健全;249个国营、集体和个体电影、录象放映单位活跃于城市、工矿与农村;报刊由油印《火线报》开始,发展到34种公开和内部读物;广播电视事业,从工地广播到建立调频转播台和渡口广播电台;凤凰彩票欢迎你(fh643.com)从自装5瓦天线收看黑自电视到建立电视转播台和渡口电视台收看彩色电视;图书发行阅览、档案征集管理、文物发掘保护、音像制品发行等服务咨询事业也逐步建立,并日趋完善。

  《攀枝花文艺》是本市唯一向全国发行的文艺期刊,发表了大量歌颂艰苦创业精神的作品。市里作者有40多篇(首)文学作品为全国和省级报刊采用,或获省级以上奖励。各戏剧、演出团体除排演传统剧目外,移植、改编、创作了30多个节目。市里一台歌舞赴京汇报演出,受到各界好评,专家誉为“钢铁的声音”。各文艺协会组织了大批书画摄影作品在省内外参展参赛,获省级以上奖励28项。

  丰富多彩的民族民间艺术,经过发掘、整理,已得到继承并有所提高和创新。

  攀枝花工业基地建设受到全国的关注,大批知名的文化人士都前来参观、采访或应邀讲学,并留下了热情洋溢的诗词和墨宝;中央和各省、市也不断派遣文艺团体来市慰问演出和进行交流。

  在攀枝花的文化事业中,企业文化占有重要地位。全市文化设施,多数是企业投资建设的俱乐部等。文艺创作队伍,实行专业和业余相结合的方针,专业很少,多数是业余作者,而且一般都是工作和生活在企业第一线的职工。迄今在省以上报刊发表的有影响的作品,也以企业职工的创作居多。不少企业经常开展形式多样的文化活动,丰富职工的文化生活。有些企业还定期或不定期地举办文化节或艺术节,检阅本企业的文化艺术活动成果。

  第一章 文化艺术

  攀枝花建市以后,歌舞和戏剧等专业和业余表演团体相继成立,文化艺术与经济建设丽步发展。特别是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市文化局在拨乱反正的基础上,抓紧制定文化事业发展规划和组织、设施建设,随着改革开放,市区县和大中型企业相继建起了一批文化活动场所,城乡三级文化网络逐步建立,文化管理体制日趋健全。民族民间文艺得到继承和发扬,群众文化生活日益丰富多彩,文化艺术事业呈现繁荣景象。

  第一节 馆站与演出场院

  一、文化艺术馆(站)

  市群众艺术馆 1966年5月,建立渡口市文化馆,主要负责全市有线广播。1975年,市文化局美术工作室和文艺创作室与文化馆合并,成立市群众艺术馆,先后在厂矿及市郊农村建点,开展群众业余文艺活动的教学辅导,并以位于市中心炳草岗的攀枝花展览馆为基地,举办各种类型的文艺成果展览、游艺活动和音乐、舞蹈、美术等短训班。1985年,在岗28人,设文艺组、美术组、文化馆站组、资料编辑组和行政后勤组。

  东区文化馆、站 1981年7月建立区文化馆。1984年在大渡口和51公里(地名)建立街道文化站。

  西区文化馆、站 1982年5月建立区文化馆。1984年建立了格里坪文化站。

  仁和区文化馆、站 1982年建立区文化馆。平地、红格、新九、总发、新华、中坝、大龙潭、永富、福田、同德、啊喇、仁和、平江、民政、和爱、新民等16个乡镇已建立文化站,占全区乡镇总数的66.67%,其中彝族乡文化站5个,占民族乡的83.33%。

  米易县文化馆、站 1954年建立县文化馆。新河、沙坝、观音、昔街、南坝、新山、普威、撤莲、麻陇、黄草、芭蕉、挂榜、垭口、头碾、坪山、横山等16个乡镇已建立文化站,占全县乡镇总数的57.14%。其中彝族乡文化站3个,占民族乡的33.33%。头碾乡文化站1985年获四川省先进文化站称号。

  盐边县文化馆、站 1945年,盐边县教育界知名人士熊极峰创立民众教育馆,以其私宅为馆址,自任馆长,解放前已停办。1951年4月,成立盐边县人民文化馆。1981年4月16日,永兴乡文化站建立,是全市第一个乡文化站。以后,惠民、健康、新坪、渔门、岩口、红宝、温泉等乡镇文化站陆续建立,已占全县乡镇总数的29.63%。其中彝族乡文化站3个、苗族乡文化站1个,占民族乡的36.36%。

  工矿文艺设施 全市工矿企业已建立文化宫、俱乐部35个,还有职工之家、妇幼之家、青年之家和游艺室、电视室等,设备和器材均比较齐全。攀钢文体楼建筑面积8472平方米,设有展厅、舞厅、活动室等,并附有露天游泳池。

  二、演出场、院

  解放前,米易、盐边、仁和等地的庙宇内大都有戏台供演出之用。建市后,各机关、企业相继修建了一大批礼堂、露天剧场、影剧场、俱乐部,分布于全市各区、县之内,东区最多,但多属简易影剧场。

  (一)东区:有室内演出场所14处。其中市委招待所礼堂是建市初期最先兴建的(1972年改建为大渡口电影院)。到1985年已相继建了攀枝花宾馆礼堂、市歌舞团、市话剧团排演厅和十九冶、攀钢铸造厂、攀矿、朱家包包矿、市建二公司、攀钢、攀钢建安公司、攀钢汽运公司、渡口电厂、攀钢粘土矿等10个俱乐部。

  这14个室内演出场所,共有座位15011个,最多的是攀矿俱乐部1592个,最少的是市话剧团排演厅516个。

  露天剧场有4处:大渡口灯光球场和市公交公司、兰尖铁矿、攀钢公司机关球场。

  可供小型演出的礼堂或俱乐部还有:航道处、养路总段、桥工处、机械化施工处、商业局、攀矿三公司、攀钢炼铁厂、攀钢修建部、攀矿选矿厂礼堂和市公交公司、电业局俱乐部。

  (二)西区:有室内演出场所5处,小宝鼎、河门口电厂、新庄电厂、渡口水泥厂和宝鼎矿工等5个俱乐部,相继于1979~1984年间建立,共有座位6020个。

  露天演出场所有16处;太平矿、建材厂、花山矿、20~2车队、沿江矿、市建一公司、硅酸盐厂、洗煤厂、肉联厂、大宝鼎矿、河门口公园、龙洞矿、大修厂、炸药厂、水运局等。

  可供小型演出的礼堂还有:西区机关、金江水泥厂、安装公司、格里坪木综厂、矿务局技校、建工技校、市二医院礼堂。

  (三)仁和区:有室内演出场所5处:于1982年和1983年两年间建立,仁和区、总发乡、新华乡、同德乡、中坝乡,共有座位3717个。

  露天演出场所有5处,永富乡、红格乡、新九乡、平地乡、啊喇乡。

  可供小型演出的礼堂还有:交通技校、原市委党校、市三医院礼堂。

  (四)米易县:解放前,座落在该县攀莲、丙谷、新河、垭口、挂榜、观音、昔街等乡(镇)的庙宇内共有戏台15座,观音乡九省宫戏台建于清同治八年,从民国元年起,每年正月初一均有戏班上演。解放后,县川剧团也常在此演出。1981年扩建学校时戏台拆除。1961年兴建米易县大礼堂,有座位1140个。头碾、坪山等乡均有露天舞台;昔街、撒连、挂榜、普威、新河、垭口等乡和攀矿湾丘农副业基地、普威林业局、丙谷糖厂建的简易剧场或俱乐部,可供演出

  (五)盐边县:解放前,盐边县健康、永兴、惠民、新坪、金堂、玉龙等乡镇的18座庙宇内均有可供演出的戏台。解放后从1959~1976年新建有健康镇、永兴、新坪等3个电影院,共有座位2600个。新建的惠民电影院于1982年倒塌。

  第二节 音乐舞蹈

  一、群众业余音乐舞蹈

  抗日战争前后,一批教育工作者就在区县中、小学里开展现代音乐舞蹈活动。1936年,大田中学校长寸曦炳为学生运动会谱写会歌一首,词曲慷慨激昂。1943年,中共地下党员王济平在担任盐边中学校长时,创作《三源河的儿女战斗吧》一首,词曲动人,被定为校歌。《义勇军进行曲》等抗日救亡歌曲早已由学校传遍城乡。1945年秋,教师扶斌等曾以此曲配词作为宁江中学校歌;1947年,又由李友梅作曲、周炳熹等集体作词改谱新校歌一首。

  解放前夕,在中共会理西路地下组织的领导下,一批青年教师在中小学教唱进步歌曲,组织演唱团体,走上街头演唱。

  解放后,歌颂中国共产党、歌颂祖国、欢呼解放的新歌曲和秧歌舞等随人民解放军和政府工作队传到城镇村寨,每逢群众集会或节假日,教歌学舞,极为活跃。

  “文化大革命”时期,盛行唱“语录歌”、跳“忠”字舞,同时,文艺工作者和广大群众也大唱大演鼓舞革命斗志,发扬创业精神的音乐舞蹈,其中有不少自编自演的节目。特别在“夺铁、保钢”大会战期间,“革命大工棚”里和露天场地上常有业余音乐舞蹈演出。

  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群众音乐舞蹈日趋繁荣。1982年春节期间,市群众艺术馆配合开展“文明礼貌月活动”,组成流动宣传车到街头教唱新歌;并由电视台录制播放新歌教唱节目;还编印了大量“五讲”“四美”歌曲选集和歌片,广泛散发于群众之中。5月,组织全市20余所中、小学和幼儿园参加全国“红五月歌咏比赛”活动,人民街小学、西区幼儿园获四川省三等奖。10月,派出18人的代表队参加四川省民歌调演,华德君的男声独唱获演出奖。

  1983年开始举办“攀枝花歌会”,一年一度,由市文化局、市总工会、市文联等单位联办。首届歌会报名3.5万余人,演唱歌曲2000余首,其中自创歌曲200余首,分10个片区调演。最后选出105个节目、1000余名歌手参加会演。评选出优秀代表队8个、创作奖108个、演出奖128个。1984年第二届歌会分12个片区调演,有201个单位、8000余人参加,演唱节目310个,歌曲近1000首,其中自创116首。评选出优秀片区5个、单位24个;演出奖63个,创作奖44个。1985年9月。第三届歌会改名为“金秋音乐会”,参加歌手130余名、节目60个。评选出演出奖52个,创作奖7个。同年,邀请省艺术馆专职教师辅导市里创作人员编排大型歌舞《火红的攀枝花》,在市内演出20余场,赴省汇报演出,受到好评。市里编排的小舞剧《纯真的爱情》,参加省聋哑人调演获一等奖;全国聋哑人调演获三等奖。

  1984年春节,举办首届灯会,各大企业和东、西区均有民间文艺队伍参加表演,盛况空前。

  市群众艺术馆和音乐舞蹈协会连年开办各类型艺术培训班,主要培训青少年。1985年开办业余艺术学校,业余手风琴学校和星期日艺术学校,参加学习150余人,多为少年儿童。手风琴学校特邀沈阳音乐学院李敏副教授讲课,培训音乐骨干58人。

  二、专业音乐舞蹈

  1966年3月,省委、省人委从四川音乐学院附中、四川美术学院附中及成都、重庆两市专业文艺单位抽调53人,在成都组建成以音乐、舞蹈为主,包括话剧、曲艺的综合性文工团,4月开赴渡口市,建设总指挥部政治部命名为“战鼓文工团”。

  建团初期,演职人员肩负道具、乐器和行李,爬山涉水,深入工矿、农村慰问演出,并创作排演了《歌唱六金花八闯将》、《学习劳模张莲花》、《欢庆渡口大桥通车》等反映创业精神的歌舞节目。

  1968年,演职人员下放到大田农村及“五·七干校”接受“再教育”,艺术表演活动中断。

  1970年,市革委为普及“样板戏”,调回大部分演、乐人员,并招收一批学生和知识青年,组建成170余人的文艺宣传队,排演了《红色娘子军》、《白毛女》、《草原儿女》、《沂蒙颂》等大型芭蕾舞剧。1973年,接受慰问修建襄渝铁路铁道兵的任务,辗转3个月,连续演出百余场。1975年4月,配合“夺铁保钢,大打矿山之仗”,派出20余人的小分队赴矿山体验生活,创作节日,并为基层职工演出。10日中午,缪斯中、丁厚生、傅海、石燕、张季次等在采访途中发生车祸,丁厚生遇难,为攀枝花文艺事业献出了宝贵的生命;其余4人均留下不同程度的伤残,仍一直坚持在文艺岗位上。

  1977年,撤消文艺宣传队,改建为歌舞剧团和话剧团。1978年,省文化局组织建国30周年专业文艺调演,歌舞团创作演出的歌曲《攀枝花,我可爱的家乡》和舞蹈《飞吧,攀枝花》获创作奖及演出奖。此后,陆续排演了大型歌剧《江姐》、《货郎与小姐》、《香港大亨》、《孝顺儿女》及根据《夜半歌声》改编的《热血情丝》。1982年自创童话歌舞剧《春天是谁画的》、童话歌剧《森林的女儿》参加全省少年儿童剧调演,分别获优秀创作奖、优秀演出奖和创作奖、演出奖。《春天是谁画的》被选送参加全国少年儿童剧目(南方片 ——南昌)调演,获文化部颁发的创作奖和表演奖;中央电视台录像播放。同年,四川举办首届《蓉城之秋》音乐会,市歌舞剧团创作的歌曲《赞美你,祖国的新钢城》及段厚英的女高音独唱获得好评。1983年7月,在四川音乐学院讲师邱正桂指导下,排练演出交响音乐专场,中央乐团指挥李德伦在《人民日报》著文评介,并来函祝贺。

  1984年,改“歌舞剧团”为“歌舞团”,演职员共120人,以创作、排演歌舞节目为主,9月,在第二届“蓉城之秋”音乐会上获创作奖5项、表演奖3项,四川电视台以《金沙江畔的旋律》为题录像转播。同年在京、沪、蓉知名词曲作家刘庄、刘微、李遇秋、宋扬等一行11人和上海歌舞剧院编导胡家禄、扬威一行6人的辅导下,创作和加工排练了一台以宣传攀枝花建设20周年成就为主题的歌舞节目。1985年应中国音乐家协会邀请,赴京向首都文艺界、全总“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代表和冶金部汇报演出,全国总工会领导人认为“方向对、路子正”;中国音协主席吕骥认为“有钢铁的声音,有钢铁的精神”;中国舞协主席吴晓邦称赞“很大胆,有朝气,有生活气息”;《人民日报》发表以《为开拓者歌舞》为题的评论文章,赞扬渡口市歌舞团是与年青的攀枝花钢城一起成长起来的文艺团体。

  为培养后续力量,80年代市文化局经市政府同意。与北京舞蹈学校商定,举办渡口市少年舞蹈班。费用由市承担,在市内招收25名学员,第一年学习文化,从第二年起赴北京学习舞蹈专业,主要学习民族舞蹈,学制6年,毕业后享有中专学历。几年后,这批学员学成归来,大大充实了歌舞团的舞蹈力量。

  三、民族民间音乐舞蹈

  (一)民间歌曲

  劳动号子;有林场和水运工人所喊的“游”(又称撬漂号子),有搬运、打夯和船工号子,于攀枝花建设初期由来自省内各地的建设者传入。

  山歌:是攀枝花最为普及的一个歌种,除汉族外,会讲汉语的少数民族同胞也都爱唱,经普查收集,曲调不同的山歌达近百种。

  小调:攀枝花流传较广的小调有“采茶”、“祝英台”、“放羊歌”等。

  风俗歌曲:有婚嫁歌、丧葬歌、祭祀歌、节日歌和酒歌等。婚嫁有汉族的“访亲调”、“娘裙带”;彝族的“居木子孙”、“寨斗歌”;苗族的“提亲歌”、“庆喜歌”;傈僳族的“媒人歌”、“祝福歌”等。丧葬歌有汉族的“孝歌”;彝族的“丫古”、“策格”;傈僳族的“帛格”、“阿沙比”、“诗勒底”;苗族的“坐堂歌”、“道场调”;纳西族的“东巴调”等。节日歌有彝族的“火把节歌”、“送节歌”。酒歌有“划拳调”等。

  叙事歌:有彝族(白彝支)的“梅葛”(有的村寨又称米果库)、诸苏的“妈妈的女儿”、“阿伊阿芝”;苗族的“斗釜歌”等。

  (二)民族民间器乐

  攀枝花的民族民间器乐品种较多、曲目丰富,可大体划分为以下三大类。

  1.独奏类

  吹管乐:有笛子、竖笛(彝语称“克西吐尔”)箫、箫筒、马布、唢呐、葫芦笙、芦笙、大号、钜筒。

  拉弦乐:有二胡、京胡、川胡(又称“谏板子”)、中胡、四胡。以上拉弦乐民间又统称“胡琴”。

  弹拨乐:有月琴、三弦(包括大、中、小三弦和木板大鼓子三弦四种)、琵琶。

  打击乐;有大锣、小锣、马锣、锣(又称“包包锣”)、大鼓、堂鼓、板鼓(又称“小脆鼓”)、苗鼓、羊皮鼓、镲、川钹、苏锭、提板、木鱼、铃等。

  其它乐器:有口弦(1~4片)、木叶等。

  2.齐奏和合奏类

  鼓吹乐:以唢呐为主奏乐器加锣鼓套打,唢呐用一支(单吹)或两支(双吹)。

  锣鼓乐:纯打击乐,分“龙灯锣鼓”和“狮灯锣鼓”两类。

  洞经乐:丝竹乐器加打击乐器。

  3.民间舞蹈伴奏类

  主奏乐器有笛子、葫芦笙和芦笙,伴奏的舞蹈多为民间集体舞、“锅庄”、“打跳”、“跌

  脚”、“跳笙”等。

  流传于攀枝花的民间器乐曲的曲目有川调、云南调、云南加四川、彝调、傈僳调、打核桃、撵麂子、宽心调、悲苦调、赛马曲、接亲调、摆席调、开门红、快牌子、朝歌、月儿、桂香颂等数百首。

  (三)民族民间舞蹈

  龙舞 广泛流传于汉族地区,有彩龙、火龙、水龙(祈雨时舞)、板凳龙、草龙等形式。耍龙灯的《对口词》中有“灯由唐朝起”之句。据老年艺人说:明清之际,本地广建寺庙,龙舞随之盛行。龙舞以打击乐伴奏,并穿插唢呐、二胡、盖板子等吹管乐和弦乐,其锣鼓、唢呐牌子和弦乐谱子多由川剧曲牌移植。建市以后,从外地迁入的职工也乐于在节庆期间舞龙,并不断创造出新的表演技巧。

  狮舞 有起源于隋末唐初之传说,民国初年在汉族居民中流行甚广。其舞蹈大致分为驯、逗、耍、舞四类,有不少惊险的杂技动作;伴奏乐器以锣鼓为主,节奏较单调,仅配合舞步而已。民间常以村落或舞狮艺人为核心,在春节期间开展狮舞活动,各村寨之间互致祝福,增添节日欢庆。建市以后,各区、县和大企业每年春节有舞狮活动。

  打跳 打跳(彝语跳舞一词“打贴”的音译兼意译)或叫“跳脚”,彝族自娱性舞蹈。一般在年节、火把节、交际娱乐、庆祝丰收、结婚喜庆时举行。晚上在露天平坝围着一堆篝火起舞,常吹横笛、芦笙伴奏。其舞蹈动作简单,有“一脚”、“二脚”、“三脚”……--------*风格与其团结、骠悍的民族性格相似。

  扑火舞 米易阿布人(彝族的一支)死后的祭祀性舞蹈。其动作设计处处表现为亡灵扑灭烈火,开通道路的舞蹈词汇,通常为徒舞,也可以吹树叶伴奏。

  锅多舞 米易亚拉人(彝族的一支)的祭祀性舞蹈。男女共7人互相拉手围成半圆,由一男人持破竹竿砸地作响作领舞。其动作设计主要表现为亡灵驱除蛇蚁,送其吉祥升天的舞蹈词汇,无固定伴奏音乐。

  刀舞 彝语音译为“巴志基”,祭祀性集体舞蹈。动作简单粗犷,表现持刀砍劈荆棘,护送亡灵翻山越岭的舞蹈词汇。以木刀为道具,无伴奏。

  跌脚 傈僳族自娱性集体舞蹈。遇丰收、婚娶、重逢等喜庆之日,都能即兴起舞。人数不限,可多至百余人。基本动作分为平脚、对脚、三脚……七脚。模仿各类事物而形成团结舞、丰收舞、纺纱舞、打鱼舞、插秧舞、薅秧舞、挖地舞、赶场舞以及老虎刨泥巴、斑鸠吃水、斑鸠打架、公鸡打架、姑娘出嫁等20多种舞蹈形式。伴奏乐器傈僳人吹葫芦笙。除傈僳族外,苗族、纳西族也有跳跌脚之习俗。

  跳笙 苗族送葬安魂的舞蹈。人死后,请“东巴”两人,一人吹芦笙,一人击鼓,边奏边跳,连跳3日然后安葬。鼓点有随意性,但节奏固定;芦笙吹奏则为送魂之曲。

  达体 “达体”彝语音译词,意为踏跳。近年由民族文艺工作者从上百种彝族民间音乐舞蹈中提炼、规范、编创而成,融彝族传统音乐舞蹈和现代音乐舞蹈为一体。表演不限场地和人数,一群人手拉手即可起舞,伴奏可用民族乐器,也可用现代乐器。动作粗犷奔放,音乐悠扬欢畅,既具民族特色和乡土气息,又合时代潮流,已广泛流行于攀西地区,汉族群众亦乐此不疲。

  第三节 戏 剧

  一、川剧

  米易县观音乡九省宫戏台后场粉墙后留有“同治八年踩台”及民国时期历年上演川剧

  剧目的墨迹,并绘有花脸脸谱。

  民国11年(1922年)以后,班主胡银山曾率西昌楚春班到米易攀莲、撒连、观音、垭口等地演出。民国19年(1930年),班主方祝久率富春班到攀莲川主庙演唱《目莲传》24本、《黄巢起义》3本。同期,盐边县也有外来戏班在庙宇戏台上演出。土豪葛绍武家自备戏装道具,每年到盐源、会理邀请川剧艺人唱戏庆寿。此外,米易、盐边均有“玩友会”、“打围鼓”(川剧座唱)。攀莲王愚情组建的玩友会诚信社。从郫县聘来川剧艺人多利、素容、莉霞师徒3人,于民国28年(1939年)在会理创建会西大舞台,售票演出月余后又流动于益门、摩挲营等场镇演出。最后在观音岩九省宫演出时,会理保安团闯入场内抓人,开枪打死平民、甲长各一人,命令停演,戏班由此解散。解放后,县、市先后组建川剧团,演出众多的创作、改编和移植剧目,川剧艺术得到继承和发展。主要剧团有:

  米易县川剧团 1960年3月,西昌川剧团派赴米易县定点演出的26名演职人员,应当地政府要求,上级批准,全部留下改建为米易县川剧团。1963年人员扩充到49人。1966年,川剧团被“四清”工作团撤消。“文化大革命”期间又先后改组成“文宣队”、“文工团”,兼设戏剧、歌舞、杂技等演出队。1980年恢复川剧团。1984年,贯彻中央艺术表演团体体制改革精神,川剧团改建为县文工团,18名川剧演职员调入渡口市川剧团。

  盐边县文工团 1961年,盐边县从西昌西郊公社业余川剧团调进演员10余名,购买普威林业局文工团的戏装,建立盐边县业余文工团,演职员约50人。除排演川剧外,还演出歌舞,杂技节目。1971年县文工团改为县“毛泽东思想宣传队”。1981年改为县“曲剧团”。

  渡口市川剧团 1984年5月,省川剧学校84届毕业班来渡口实习演出,受到各界好评。市委、市政府赞同市文化局的建议,以该届毕业生为基础组建渡口市川剧团。9月10日,73名应届毕业生集体分配来渡口报到。适逢中秋佳节,渡口市川剧团成立大会与省川剧学校84届毕业典礼同时举行。此后,又从外地和米易川剧团调进一批演职人员,全团扩充至119人。

  此外,还有普威林业局工人业余文工队、米易县撤连乡业余川剧团、东区大渡口业余川剧团和西区业余川剧团。

  各川剧团不定期演出,特别是逢年过节喜庆日子的演出,丰富了人民群众的文化生

  活。

  1964年6月,米易县川剧团自带道具、行李,深入彝区演出并体验生活。1969年9月,与会理川剧团联合排演现代川剧《智取威虎山》。1970年又以部分演职员为骨干,排演《红灯记》、《沙家浜》、《智取威虎山》选场和片断,参加西昌地区“普及革命样板戏会演”。1981年8月,市文化局举办首届专业文艺团体青少年会演,米易县川剧团演出的《拦马》、《拷红》、《拾玉镯》、《马房放奎》获演出奖。1984年8月,米易县川剧团排演叶春凯创作的大型现代川剧《彝寨春晓》,于9月赴成都参加四川省第二届川剧会演。四川电视台转播了演出实况录象;剧作家肖赛观看演出后吟诗述评:“渡口初见彝寨春,凤毛麟角第一声;莫悉功夫无知己,全川谁人不识君。”

  1985年1月,四川省川剧院出国演出团来渡口排练3个月,市川剧团演员赵安平、李德利借调随团前往联邦德国、荷兰、意大利等国演出。同年元旦,渡口市川剧团在炳草岗宾馆礼堂举行首次会演,剧目有《别洞观景》、《闹窑》、《踏伞》、《金山寺》、《鸳鸯谱》、《碧波红莲》、《白蛇传》等。3月,为庆祝攀枝花建市20周年,演出了《柳荫记》。5月,省川剧院导演邱明瑞等应邀来渡口排导大型神话川剧《八仙过海》。正式上演后又邀请省文化厅、省剧协、省川剧院、省川剧研究院的领导人和专家观看演出,征求改进意见。9月,为第一个教师节专场演出《八仙过海》,著名川剧表演艺术家陈书舫出席观看,并临场清唱了《下游庵》片段。15日,陈书舫喜收市川剧团青年演员汤晓梅、张萍为徒。

  12月,市文化局举办青年戏曲演员会演,上演了川剧折子戏12个,演员白玲、汤晓梅、陈智林获一等奖。

  市川剧团体和文艺工作者共创作、改编和移植了18个剧目。其中现代戏10个、古装戏5个、历史戏2个、神话戏1个。1964年以前创作、移植的6个;“文化大革命”结束以后创作、改编、移植的12个。

  二、京剧

  1974年4月,渡口市文艺宣传队成立京剧筹备组,1975年4月,文艺宣传队京剧队成立,招收14~15岁学员15名。10月,省“五七艺校”京剧班毕业生80人和2名教师调入渡口京剧队,11月正式建团,名为渡口市京剧团。1980年10月,市文化局和雅安地区文化局协商,经省文化局同意,将雅安京剧团成建制调入市京剧团。著名表演艺术家孙盛辅、吕惠春虽已退休,亦随团转移。市政府专门在巴斯箐新建了练功房、办公楼和宿舍。1985年,全团演职员共106人,其中演员44人。

  京剧较早的演出活动是:1958年,普威森林工业局工人业余文工队排演的京剧《借东风》、《空城计》。1972年,攀钢、十九冶、矿务局等企业的文艺宣传队演出了《红灯记》、《沙家滨》、《海港》、《智取威虎山》等现代京剧。1975年,渡口市京剧队排演了《平原作战》、《沙家滨》选场和《杜鹃山》全本。1976年3月,重庆京剧团演员李慧桐应邀来渡口帮助排导《审椅子》,随即调入渡口京剧团担任导演,负责教学。1978年11月,市京剧团组成25人的“乌兰牧骑”式小分队,到农村演出,有时一天演出4场。同时还赶排了《送肥记》、《吹鼓手招亲》等适合街头、田边演出的小节目,受到农民欢迎。

  1981年1月,市京剧团在炳草岗礼堂举行与雅安京剧团合并后的首次公演,表演艺术家孙盛辅演出《哭灵牌》、吕惠春主演《古城会》、李慧桐、周云楼主演《天霸拜天》,范少康、王洪春合演《追韩信》。8月,市文化局举办首届专业文艺团体青少年会演,市京剧团演出的《徐九经升官记》、《宏碧缘》获演出奖。

  为加强后备力量培养,1982年12月市京剧团派青年演员何淑祥、尹桂梅去北京拜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张君秋为师;青年琴师孙承春拜著名京剧琴师何顺信为师,市文化局和市京剧团负责人专程前往,在中国剧协小礼堂举行拜师会。中国京剧院、北京京剧院、中国戏曲学院、北京戏曲学校、中国剧协、《戏剧报》等单位的领导人、老师、著名演员、知名人士40余人到会祝贺。

  1984年,市政府批准市文化局的建议,招收12~15岁的学员40名,送天津京剧学校学习,市上负担学费,市京剧团派专人去剧校担任班主任,学制7年,毕业后发给中专文凭。

  1984年4月,市京剧团赴成都汇报演出,主要剧目有《秦香莲》、《状元媒》、《百花公主》、《丫环断案》、《盘丝洞》等,省电台、电视台录音、录象转播;《四川日报》、《成都晚报》连续报道评介;中国戏剧出版社还摄象制版编辑了连环画册。

  1985年12月,市文化局举办青年戏曲演员会演,上演京剧折子戏6个,市京剧团全体老师为青年演员当配角,态度严肃认真,获集体荣誉奖。

  由市京剧团集体改编、移植的剧目共4个,其中古装戏2个,现代戏1个,神话戏1个。

  三、话剧

  1975年3月,四川省“五七艺校”话剧班应届毕业生29人分配到渡口市,随即在文艺宣传队设话剧队,汇报演出了毕业实践剧目《主课》、《雨过天晴》、《一分之争》等独幕话剧。1977年5月,撤销文艺宣传队,分别建立话剧团和歌舞剧团。

  市话剧团建立后,即派人赴南京军区话剧团观摩学习,首先排演了大型话剧《霓红灯下的哨兵》。紧接着又排演了讽刺喜剧《枫叶红了的时候》。一年内连续推出两台大戏,而且主要在工矿、农村的露天舞台上演出,场景更迭频繁,每演一场戏,演职员常要装卸拆迁道具10小时以上。

  1979年排演《雷雨》和《七十二家房客》。赴成都汇报公演后,又到灌县突击排演《一双绣花鞋》,在离堆一个台口连演16天24场,观众络绎不绝。到重庆公演也受到观众欢迎。

  1980年初,配合对青少年的教育工作,及时排演新编话剧《救救她》,连演57场。紧接着又推出《迟开的花朵》,在市内演出后,又赴昆明市公演。

  1981年8月,以青年演员为主,重排《雷雨》,参加渡口市首届专业文艺团体青少年会演,获导演、演出等多项奖励。1982年配合计划生育宣传,排演剧团自创剧目《新官上任》,渡口电视台曾录象转播。1984年,话剧团新楼建成,排演了《兵临城下》。

  为迎接建市20周年,市话剧团特邀上海人民艺术剧院编剧罗国贤、导演吴培远、庄则敬与该团联合创作、导演五场话剧《攀枝花人》,受到好评。

  1985年底,渡口市话剧团有演职人员57人,自建团以来,共排演了35个剧目。

  四、灯戏

  起源于民间的“社火”,艺人结合民风、民俗并将民歌小曲和狮舞、龙舞等民间文艺形式融为一体。因表演内容和唱腔不同,大龙潭彝族乡迤资村称所演灯戏为“子孙灯”,凹糯村称“老狮灯”,大田乡称“狮子灯”,平地彝族乡称“云南花灯”。每年正月初一开演,十五休停,故又叫“元霄灯”。迤资村的“子孙灯”则从正月初二“开灯”,二月初八“烧灯”。

  清同治年间,大田乡银鹿村赫友禄到元谋县学唱灯戏,返乡传艺。光绪年间又有尹盛舟到迤资村教唱“子孙灯”十余年,后因灾荒长期无人演唱。民国初年,凹糯村陆茂芝教唱“子孙灯”,但难以推广,后到迤资村入赘,继续教唱,相传已有四辈人。民国36年(1947年)有云南省永仁花灯戏班到撒莲献艺,因卖座不佳,又原路返回。1950年,平地乡迤沙拉村搭台演花灯戏。1958年“永仁县民族灯剧团”改为平地公社文工团,1959年因经费困难而解散,其骨干演员仍以村为单位组织小型演唱。1975年2月,平地公社在“学小靳庄”活动中,各大队成立文艺宣传队演唱花灯戏。1984年,仁和区举办文艺会演,各乡、村有不少花灯戏演出,迤沙拉村自编自演《游钢城》、《寻牛记》等获创作、表演奖。

  “狮子灯”的表演和唱腔保持了云南花灯的风格,并吸收了兄弟剧种的特色。移植现代剧目有《红霞》、《刘三姐》等。

  “子孙灯”的表演唱腔均与云南花灯有所不同,《开财门》、《打柴》、《补缸》、《桃园捡子》等10几个传统戏新编剧目,在迤资村久演不衰。

  五、曲剧

  解放初期,盐边县的曲艺爱好者将四川清音、扬琴改编成表演艺术形式,逐渐发展为有地方特色的曲剧,流行于盐边县境。1971年,盐边县成立文艺宣传队,以演民间歌舞、曲艺为主。1981年改县文工团为曲剧团,专门发展曲艺剧目,并从德阳、射洪、中江等地招进曲艺演员,充实演出队伍。移植曲剧《三拜花堂》,参加全市首届专业剧团青少年会演获集体演出奖。1982年又移植了《皇亲国戚》、《借亲记》、《怪孝记》等大型古装剧目。并赶排一组儿童文艺节目,派小分队下乡到各中、小学专场演出,深受欢迎。1983年配合法制宣传,排演自创古装曲剧《女儿山》和一台小戏,受到社会重视,剧团被评为法制宣传先进集体。1984年6月,根据盐边籍战斗英雄安忠文的事迹创作、排演的一组曲艺节目,渡口电视台录象播放后,四川电视台又予转播。曲剧团还将川剧传统折子戏《翠香记》、《尼姑下山》、《拾玉镯》、现代川剧《全羊汤》移植为小曲剧上演。

  1985年4月,盐边曲剧团撤销。

  第四节 文学创作

  晚清及民国时期,在米易、盐边居官、任教的当地和流寓人士,曾留有不少文史著述和诗词联语。

  解放后,群众文学创作逐渐兴起。攀枝花工业基地建设开始以后,反映艰苦创业精神的文学作品日增。1973年11月,市文化局创办文艺期刊《攀枝花文艺》,为全市文学创作提供了发表园地。1981年1月,《攀枝花文艺》移交市文联主编。

  1982~1984年,中国作家协会和四川省分会先后组团来渡口体验生活,并应邀讲学或交流创作经验,其中有著名老作家艾芜。市文协和《攀枝花文艺》编辑部还邀请《萌芽》、《青年作家》、《现代作家》、《科学文艺》等刊物的副主编、编辑及诗人雁翼等来渡口讲学、阅稿和交流办刊经验。

  1984年1月,市文化局、文联和《渡口日报》社联合召开座谈会,讨论文艺创作如何反映改革进程的问题。10月,由《攀枝花文艺》编辑部牵头,在市文联召开全市编辑联席会议,有十余家报刊、电台、电视台的文艺编辑参加交流文艺编辑的情况和经验。11月,文联召开企业家、作家联谊恳谈会,就“攀枝花的经济建设和文艺事业”、“人才和阵地”、“努力反映攀枝花生活、热忱塑造攀枝花人的艺术形象”等议题交换意见,有企业家和作家39人参加恳谈。

  米易县发生洪灾时,市文联曾组织文学工作者奔赴撒莲灾区采访抢险救灾先进人物,创作并发表了一批速写、小说和报告文学。随着改革开放的发展,市文联组织业余作者20余人到厂矿、农村、采访经济体制改革进程。《攀枝花文艺》开辟专栏陆续发表反映改革开放的文学作品。

  市文联在纪念攀枝花建市20周年时,组织31名专业和业余创作人员进行采访写作,并开办报告文学创作讲习班,培训创作人员,历时1年,编辑、出版了以《开拓者之歌》命名的报告文学集和诗歌散文集共91万字。

  1985年3月,“攀枝花文学院”、“文学创作辅导班”首次招收社会班;7月又招收中学生班,两期共招生123名。学员习作40余篇(首)。

  1981~1985年《攀枝花文艺》共出刊58期,发表小说297篇、报告文学26篇、散文116篇、诗歌611首、评论96篇、电视剧本4部。同期渡口作者发表于国内各省、市报刊上的文学作品有:散文3篇、小说3篇、科普文艺l篇、评论15篇、报告文学1篇、剧本2部、诗歌13首。任正平的小说《第八颗是智齿》,获省首届优秀作品奖;于映时执笔的大型川剧《梨园谱》获省文艺优秀作品戏剧三等奖;赖俊熙的童话剧《春天是谁画的》,获省少儿调演优秀奖、文化部创作奖、贵州省少儿读物奖;夏传林、缪斯中的大型话剧《新官上任》,获省计划生育文艺会演一等奖;叶春凯的大型川剧《彝寨春晓》,获第二届川剧会演精神文明奖。

  攀枝花工业基地建设受到全国文化界的关注,纷纷前来参观、采访,并留下了热情洋溢的诗词。郭沫若、华罗庚、田间、雁翼等的佳句,均已收入《开拓者之歌》。

  第五节 电 影

  一、发行放映公司

  1960年和1963年,米易县、盐边县相继建立电影管理站,发行放映影片业务归西昌地区电影公司领导。

  1965年10月7日,四川省文化局批准成立渡口市电影发行放映公司;在市文教组领导下,仅设副经理1人,检片员1人。

  1975年,仁和区建立电影管理站。1978年米易、盐边两县划入渡口市,其电影发行放映业务同时划归市电影公司领导。1983年1月,米易县、盐边县、仁和区电影管理站均改制为电影发行放映公司。

  市上映影片(拷贝)均由省电影公司供给。各放映单位凭市电影公司核发的证件按照排定计划租片。建市21年,电影发行放映事业发展很快。1984年和1965年比,放映场次从2173场增为47933场,观众人数从173万余人次增为3980万余人次,发行收入从0.65万元增为194万余元,放映收入从1.3万元增为285万余元,利润从略有亏损变为盈利24.6万元。

  二、放映网点

  1965年建市初期,中共四川省委工业交通政治部、四川省文化局责成四川省电影公司解决攀枝花特区职工看电影的问题,省电影公司在农村科教电影队中抽调6人,携带35毫米和16毫米放映设备各1套到渡口开展放映工作。随着工业基地建设的发展,城市电影放映网迅速形成。

  工矿电影队 市工矿单位分散于崇山峻岭中,建市初期,职工文化生活主要是看电影,多在露天放映。1965~1985年,工矿电影队已由7个发展到105个,占城市放映单位总数的82%。由于机动性强,放映点多,场次和观众的限制小,在一定程度上满足了职工和附近农民的文化生活需要。即使在工矿俱乐部开放以后,工矿电影队的各项放映指标仍居全市首位。

  工矿俱乐部 1965年,十九冶在烂泥田修建简易大工棚作为放映演出场所,这是全市最早的工矿俱乐部。1966年4月,郭沫若视察时曾挥毫题名为“革命大工棚”。1979年,小宝鼎煤矿修建成正式的俱乐部。随后,各大中型企业陆续兴建,至1985年,全市已有可放映电影的工矿俱乐部18个,其中对外售票的10个,总面积23518平方米、座位12412个;分布于河门口、清香坪、朱家包包、大田、小宝鼎、新庄、大渡口、五十四公里、瓜子坪、湾丘等地,弥补了电影院的不足,基本上满足了城市居民就近看新片、看好片的要求。

  电影院 1972年,将炳草岗招待所礼堂、大渡口招待所饭厅和仁和区农业礼堂等处改建成简易电影院,开始对外售票。没有放映室和座椅,放映机安在大厅中间,观众挤在周围站着看。1978年春节,炳草岗电影院落成,是市第一座正规的城市电影院。大渡口电影院的改造、装修工程随后也相继竣工。两座电影院均由市文化局直接管理,1983年移交市电影公司,实行独立核算。1983~1984年,仁和区、盐边县、米易县各兴建电影院1座,由区(县)电影公司管理,实行独立核算。

  农村电影队 1952年8月,西昌专区幻灯训练班派结业生2名携带1台幻灯机到盐边县文化馆工作。1953年,米易县第一个电影放映队建成。同年盐边县建立了电影放映队。当时交通不便,并有土匪骚扰,到农村放映电影全靠马驮设备,还须加派军警护卫,放映人员历尽艰险,方能完成放映任务。

  1969年10月,市电影公司为大田、金江、玉泉、大河4个郊区培训放映员12名,分别建立区放映队。1978年米易、盐边两县划入渡口市时,全市农村电影队已发展到121个,初步形成了放映网。

  1982年,中影公司为解决贫困山区农民看电影难的问题,通过省电影公司,无偿调拨15台8.75毫米放映机、发电机和幻灯机给市里发展农村电教事业,在边远、贫困的乡建立了放映队,使偏僻的彝族村寨都能看上电影。1985年底,全市乡村电影放映队已调整为86个,其中乡办74个(16毫米47个、8.75毫米27个),村办12个(16毫米4个、8.75毫米8个),农村电影覆盖率已达80%(村)。

  集镇电影院 1981年9月,省、市电影公司给各区、县提供无息贷款新建和改建一批集镇电影院,使农村看电影的条件有所改善。1985年底,已有米易县的撒莲、挂榜、普威、垭口,盐边县的永兴,仁和区的总发、同德、红格、平地共9座集镇电影院(35毫米2座、16毫米7座),总面积5880平方米,座位6070个。

  个体放映队 1982年10月,盐边县彝族农民张才林自置8.75毫米放映机1台,首先办起个体电影放映队,走村串寨,机动灵活,填补了一些放映空白点。至1985年,全市已有25个个体放映队(16毫米11个、8.75毫米14个),其中米易县10个、盐边县12个、仁和区3个。

  1985年,全市共有放映单位248个,其中城市128个、农村120个。1965~1977年,每年城市人平看电影38场(次),农村人平18场(次);1984年城市人平看电影81场(次)、农村20场(次),全市已无电影放映空白点。

  三、放映技术

  放映设备 1965年以前,全市的电影放映机都是移动式的。1966年,十九冶大工棚俱乐部和十九冶四公司在东风和密地安装两套松花江牌35毫米固定式座机,是全市最早的电影放映座机。

  1985年统计,全市共有电影放映设备271套。其中城市160套、农村111套。设备分类:座机27套、35毫米移动式70套、16毫米移动式124套(个)、8.75毫米移动式50套(个)。

  放映人员 1965年,全市仅有电影放映员37名,至1985年已发展到506名。其中城市358人、农村148人。经过省、市文化、电影部门的培训,业务技术水平不断提高。1985年,通过等级考核的放映人员共361名,其中一、二、三级技师19名,全部在城市放映单位;一、二、三等放映员城市46名,工矿209名,农村87名。

  四、影片

  1965年5月21日,由省电影公司抽调的放映队一行6人抵达渡口,当晚便在仁和沙坝放映16mm黑白故事片《上甘岭》,观众约4000人,这是市电影放映队放映的第一部影片。1967年第一次放映彩色故事片《红色娘子军》,宽银幕朝鲜故事片《劳动家庭》;1980年第一次放映立体彩色片《魔术师的奇遇》;1981年放映第一部遮幅式故事片《白莲花》。

  “文化大革命”时期,经常放映的故事片有《火红的年代》、《青松岭》、《奇袭》、《英雄儿女》和“三战”(《地道战》、《地雷战》、《南征北战》)等;大型记录片有《毛主席接见红卫兵》、《毛主席是我们心中的红太阳》等;“样板戏”片有《白毛女》、《红色娘子军》、《沙家滨》等。影片多重复上映,《毛主席接见红卫兵》一片便在全市上映了8次。改革开放以后,优秀影片恢复发行,新片逐渐增多。

  第六节 书画摄影

  晚清科举出身和民国旧制中学毕业的当地人士廖坤培、何东铭、刘纯粹、彭湘篱、杨松年、冉慧儒、冉宁侯、熊极峰等除以诗文传世外,均工于书法,在米易、盐边写有不少碑文匾对,解放前后多已毁弃散失。

  1922年3月,朱德由滇经米易垭口北上,时值讲武堂同学扶世权家新宅落成,遂欣然挥毫题楹联一副相赠:“子瞻却喜文与可;鲁直深知李伯时。”(苏轼字子瞻、文同字与可、黄庭坚字鲁直、李公麟字伯时,皆宋代名人。)

  民国时期始有流动照像业者出入于仁和、盐边、米易等地。解放初期,又有私营照像馆开业,其时仅留肖像而已。

  建市以后,在文化、教育部门、群众艺术馆、文化馆和工会组织的推动下,书法、美术、摄影艺术迅速普及于机关、学校、工厂和农村。还有不少书画名家在渡口留下了墨宝。

  1966年4月,郭沫若、于立群同来渡口。于立群作国画两幅,郭沫若即兴挥毫题画:

  一幅瓜果图,题词为“一不怕苦,二不怕死;一不为名,二不为利,有劳动才有成果。劳动艰而剧,成果则硕而肥。大家要活学活用主席著作,以最大的努力从事创作,便能产生出空前未有的伟大成果。”

  一幅牵牛花图,题诗为“万千军号出战场,渡口英雄自八方;女尽金花男闯将,要教熊虎并投降。”

  同时,郭沫若又将新填《水调歌头》写成横幅;于立群也手书毛主席诗词集句一联:“百万工农齐踊跃;六亿神州尽舜尧”。郭沫若还为《火线报》题了刊头,为十九冶俱乐部题名“革命大工棚”,“雅江桥”三字亦为郭沫若手笔。

  1982年金江画院成立周年之际,方毅手书苏轼“黑云翻墨未遮山,白雨跳珠乱入船。卷地风来思吹散,望湖楼下水如天”一诗相贺。此外,方毅和杨超等还在渡口留有不少手题名言佳句和牌额。

  同年成立了渡口市摄影工作者协会,书法工作者协会,美术工作者协会。

  1975~1985年,在渡口举办书法、美术、摄影展览23次,其中邀请外省、市举办或与外省、市联办10次,国外应邀展出1次。1973~1985年,市书法、美术、摄影作品入选参加全国和省以上的展览66件,获奖28件。另有6件优秀作品参加四川省展览后,有3件选送北京展出,1件选送香港展出凤凰彩票网(fh643.com),1件为中国美术馆收藏,1件为《成都晚报》选登。

  文房佳品苴却砚 产于仁和区大龙潭乡(旧称苴却),以石质独特著称。据地质研究机构鉴定为白云石绢云母绿泥石板岩,有抗湿、隔热功能,故有“存墨不腐,积水不涸”之奇。尤以砚上的石眼最为特异,一方砚上分布十多个,还有近百个石眼的珍品。经加工后青如碧玉,红似金瞳,圆如猫眼,长似丹凤。还雕琢成“太白醉酒”、“女娲补天”、“东坡游赤壁”、“陶渊明爱菊”等人物故事。清同治五年,苴却人寸秉信年仅12岁,采石琢砚,历经十余年而成民间工艺大师。清宣统元年,云南省大姚县苴却巡检宋光枢取苴却砚3方送巴拿马国际博览会参展,被选为“文房佳品”。民国2年,云南省政府命寸秉信赴昆明传授琢砚技艺,未及成行而病故。解放前夕,当地仍有20余户以制砚为副业。建市后,苴却砚受到政府的重视,已设厂开发。

  第七节 重要演出活动

  1953年,中央慰问团来盐边县城,在校场坝演出京剧《秦香莲》、《闯宫》、《苏三》、《金钱豹》等剧目。1955年,辽宁省京剧团随中央慰问团来米易县城,在河坝广场演出《十五贯》、《打金枝》等剧目。

  攀枝花工业基地建设受到全国的关注,中央和省、市不断派出艺术表演团体来渡口进行慰问或公演。1966年2月,四川省春节慰问团来渡口慰问参加“三线建设”的解放军指战员。随行演出团由省川剧团,成都市川剧团和雅安京剧团组成。主要川剧演员有陈书肪、司徒慧聪、曾荣华、周企何、蒋俊甫等,演出了现代川剧《江姐》、《许云峰》、《向阳路上》;主要京剧演员有范少康、张鹤、高福春、周瑞霖、王鸿春等,演出了现代京剧《红灯记》、《沙家浜》、《雪岭苍松》。6月,中央歌剧院来渡口慰问演出,著名歌唱家郭兰英演唱了《白毛女》、《刘胡兰》片断。

  1979年5月,中国京剧四团、河北梆子剧团和北京歌舞团赴云南抗越自卫反击战前.线慰问后,受文化部委托到渡口市慰问演出。京剧四团演出了《穆桂英挂帅》、《春草闹堂》;梆子剧团演出了《宝莲灯》。主要演员有杨秋玲、刘长瑜、王晶华、孙凤凰彩票娱乐平台(5557713.com)岳、寇春华、裴艳玲等。1980年3月,东方歌舞团和中国京剧三团来渡口市演出40天,共60场。京剧剧目有《白蛇传》、《闹天宫》、《秦香莲》等,中国京剧三团主要演员有刘秀荣、李光、李欣、耿其昌等,东方歌舞团主要演员有朱明瑛、莫德格玛等。随后,中央乐团、中央歌舞剧团也相继来渡口市演出了独唱、独奏等节目,主要演员有胡松华、罗天蝉等。1981年5月,著名表演艺术家竞华带领成都川剧一团来渡口演出了《珍珠衫》等剧目。1984年4月,上海人民艺术剧院一团来渡口演出话剧《生命、爱情、自由》、《阿混新传》,并与渡口市话剧团结为“姊妹团”。10月著名表演艺术家陈书舫带领四川省川剧院来渡口演出20余天,上演剧目有《新郎官》、《绣襦记》等。

  国家部、委和省、市、自治区艺术团体来渡口慰问或公演的还有;中国煤矿文工团、全国总工会文工团、中国铁路文工团、北京歌舞团、北京曲艺团、云南省京剧二团、广西彩绸剧团、云南省话剧团、四川省曲艺团等。此外,重庆、贵阳、凉山、延边等市地州的艺术团体也曾先后来渡口市演出。